顺达平台主管

您的当前位置: 顺达平台主管 > 美术教育 > 招考快讯 > 2011年江苏艺术统考开考 人数连续两年下降
2011年江苏艺术统考开考 人数连续两年下降
作者:杨甜子 王宛璐 蔡蕴琦 张琳    来源:《扬子晚报》    日期:2010-12-13

昨天,2011年江苏普通高校招生美术专业统考开考,44948名考生在全省6个考点同时“开画”,继2010年艺考报名人数回落后,2011年继续下跌,又减少了3800多人。已经几十天没有下雨的南京,在考试当天突然遭遇一场突如其来的冬雨,让考生和家长本已十分紧张的心情更添了一道阴霾,下雨天画布不容易干,色彩考试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因此在考场附近超市里,吹风机几乎被考生家长抢购一空。而采访中最让记者大跌眼镜的是,竟有考生用“十字绣”方法来画画——先在画纸上和照片上分别打格子,看照片里格子区域有什么,就在画纸对应区域照着画——原来这都是“速成”惹的祸!据悉,美术统考的成绩及合格线将在明年1月20日公布,之后开始校考。

一场冰冷冬雨偏偏在昨天浇了下来。早上7点多,送考大车从南艺门口一路堵到北京西路,出租车只得从外围绕行。8点半后,仍然有不少迟到的考生背着画板踩着水坑急匆匆跑进考场。“南京已经有80多天没有下雨了,礼拜六憋着不下,偏考试这天下起大雨,真是太倒霉了。”考场外,家长们议论着,大家的心情被突如其来的冬雨浇到冰点,都为孩子下午的色彩考试担忧:下雨天画布干不了,万一弄花了就白考了。“去年艺考也下雨,没想到今年又下。昨晚临睡前孩子还念叨明天千万别下雨,一大早,衣服没来得及穿,孩子打开窗户,看到下雨了他一脸失落,担心影响考试。”一名南京家长告诉记者,一家人跟着很紧张,不知道怎么安慰孩子。

记者采访发现,不少细心的家长采取了临时紧急措施。一位考生家长就捎上了一个还未拆封的电吹风。这名家长告诉记者,早上起来看到外面下雨立马奔到超市买了电吹风,货架上只剩下最后两个了,差点买不到。希望能在下午的色彩考试中派上用场。“我提前打听过的,电吹风分冷热风两档,一定用冷风这档吹,热风容易把画布吹裂。”这名家长向围观的人介绍起了经验。考试结束后,雨势越来越大。为了保护画板不被雨水淋湿,溧水的陪考老师在考点附近一棵大树下铺开了大块隔水布,同学们接力般一个个把画板堆上去,然后用布盖严。

下午阴雨的天气依然持续,据考生介绍,每个考场为考生准备了3—4个吹风机。临结束还有半小时,班级的吹风机格外“抢手”。“教室里有3个吹风机,我自己也带了,但派不上用场,插孔总共就三个。”一名男生告诉记者,教室里排起了长队,大家焦急地等待吹风机。突然听到“啊”的一声,一名女生手一抖,吹风机出风口贴上了画布,有一小块水粉出现明显的裂缝。“她急得差点哭出来了。”采访中,一名王同学另辟蹊径,他把吹风机掉了个头,用背面风力较小的散热口进行“烘干”,不仅省时只用15分钟搞定还保证了画面的质感。溧水艺源画室的吴飞老师告诉记者,他们学校是严格禁止学生用吹风机“催干”的,“不管是冷风还是热风很容易影响画的成型效果,我们都是建议学生迅速在两个半小时内完成色彩,然后用半个小时等画自然晾干。”

素描:画“男子打手机”侧面像,难倒一片

上午的素描考题先给大家来了个“下马威”,今年考题给了考生一张青年男子的正面照,相片上男子拿着手机正在通话,要求考生根据相片画出该男子的侧面像。记者采访了解到这道考题难倒了一大片。上午11点半,考试结束铃已经敲响,考场外依然静悄悄,只有三四名考生走出考场,提前出考场的考生个个沉着脸表示难考就匆匆离开。“上午的考试很难,打手机这个手势练得比较少。”几名美术老师悄悄议论着。“敏感”的家长们一听难,立马炸开了锅。“这两年考题越来越难了。前几年只考静态肖像画,最近三年都考了动态的肖像。前年考了老人,手臂上搭了块布;去年是女青年,手里拿了一罐可乐;今年是男青年打电话。一年比一年难。”不少家长感叹:“艺考越来越难混了。”

考试11点30分结束,直到11点45分才有大批考生陆续出来。11点50分走出考场的王同学告诉记者,平时练习中,最接近的一次画青年男子举棍子,打手机从来没画过。记者随后采访了不少考生,多数都表示在手的角度上琢磨了不少时间。“今年素描的考试难度较去年是大了一些,最难画的就是手部,比例结构比较难拿捏。”南京艺源画室的吴老师分析了上午的素描考题,他告诉记者,“手握着手机放在耳边,这个角度有点难画,学生不太好‘起形’,很容易把角度画出去。有底子的学生和临阵磨枪的从‘起行’就能看出来。”

色彩:16样物品让考试时间“紧巴巴”

昨天下午,色彩考试结束后,走出考场的学生脸上笑容多了起来。大多数学生表示时间有点紧张而难度不大,但带队老师分析其中不少小的地方很容易被忽略,一些小细节粗心的学生较容易失分。前年的画布上只有4样东西,去年一跃激增到10样,今年16样的东西让考试时间顿时变得“紧巴巴”。据出考场的考生回忆,今年画布上的16样东西分别是:一个牛奶盒、一个鸡蛋、四颗草莓、三只苹果、一只梨子、一串葡萄、一个白色有藤边的白色瓷盘、一把水果刀、一个果味酒瓶、一个釉色罐子、一个青萝卜、一个白萝卜、一支装有茶水的透明玻璃茶罐、深暖色布、灰色的布、浅色布各一块。

镇江九中的王碧媛告诉记者,由于照片是黑白的,很多同学只顾着“干扫”藤篮的质地,忘记画藤篮里面的白色瓷盘。王同学说,平时速度算快的她也一直到4:50才停笔。

“画布上基本都是常规物品,但数量一多学生在画画时就很难突出层次感,容易画的比较‘平’。”镇江九中的美术老师蒋培培认为画布上东西数量增加带来了两个“附加难度”。首先是数量增加后随之而来的色彩也就多了,如何让每样东西的颜色“跳”出来就看每个学生的能力了;其次数量增多还使得物品的质地也有所不同,处理好不同质地的不同画法也是拉开档次的关键。

上午的素描刚结束,两位溧水的考生边走边议论他们考场的稀奇事,“我边上一个考生,拿到照片后,没有对着画,而是拿出一个大直尺,开始对着照片打格子,然后又在画纸上打格子,先打出田字格,再打成米字格,真搞不懂是画画还是干吗?”另一位南京考生在考场也看到这样的“奇怪画派”,“我考场里的那个考生也是先打格子,我看他光画格子都画了半小时,然后再看着照片上的格子区域有什么,再照着画,我感觉他有点像在玩十字绣,十字绣也是先看着图纸,数好格子才下针开始绣啊!是不是这样的画法比较精确啊?”画画怎么搞成了“十字绣”啦?难道真有这样的“十字绣”画法吗?

南京六中美术组长徐宏老师告诉记者,几十年前,相机没有普及的时候,确实有人“爬格子”画肖像。这种方法叫“九宫格画法”,先在纸上画个九宫格,按照比例由点及线,临摹肖像。但“九宫格画法”是民间的土办法,目的只有一个——速成。从美学角度来说,不建议用这种方法,也不符合美学规律。依赖“九宫格”后,画变得机械,硬板硬套缺少艺术性,比例、透视度会不准确,特别是放大后误差很大。“选择这种方式来作画的,十有八九是刚学的,不得已而为之。”徐老师告诉记者,美术班学生学素描应该经过几个层次的磨练,高一进校第一步学画几何石膏体,接着画静物素描,然后是石膏素描、石膏头像素描、真人头像素描、半身像素描,所有素描都是写生,也就是临摹实物。直到高考前老师才教授看照片素描的技法。素描时只画简单的辅助线来定位。现在很多考生临时抱佛脚,高考前几个月决定改学美术,老师也没办法,只能教这种“笨”办法。

一名美术培训班的美术老师也向记者透露,这种类似于“十字绣”的方法专门用来对付“画龄”只有一到两个月的学生。很多学校在一模甚至二模之后会给学生做一个“硬性规定”,达不到多少多少分的人统统去学画画,而这些学生很显然是无法在两个月之内就“速成”的,老师再高明都来不及。于是画室老师就想办法教学生“打格子”,这样画下来整幅画的大样子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但是在老师批分的时候肯定是只能在100分左右,绝对不会高。“速成班”老师都很清楚这一点,但针对只有两个月画龄的学生,老师们只能用这种办法来“速成”。

今年参加美术省统考的人数持续下跌。2010年高招美术统考江苏参考人数为48751名,比09年减少了近2%,也是美术统考人数首次出现回落。而昨天省教育考试院高招处袁桂华副处长介绍说,2011年省美术统考参考人数为44948人,比2010年减少了3800多人,下降了7.9%。“2011年高考人数还未完全统计出来,但比2010年减少了约2万多人。”这样算下来2011年高考人数差不多在50万余人,下降了近4个百分点。相较而言,美术统考人数的确开始明显下跌了。

“艺考的确开始有降温迹象了,前几年不仅考生和家长企图走捷径,不少高校也大开艺术专业,现在则趋于冷静了。从江苏艺术类录取率看远远低于普通类,从就业率看也一直处于较冷状态,这也是考生慎重学艺术的主要原因。”一位高校招生专家分析认为,但不排除仍有不少考生出于投机心理而学艺术,这些考生单凭文化课很难上本科,但忽然有人指条路,艺考说不定能走捷径,于是赶紧到画室报名,经过短时间的美术恶补统考过关后,运气好的话也许有希望上本科。记者探班

每天画12小时,魔鬼训练100天

考试前一天,记者探访今年考生小廖所在的“艺考速成班”的时候正是中午。素描老师一声“大家可以吃饭了”,学生们纷纷散开。小廖没有选择在“大本营”里搭伙,而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去一公里开外的大学食堂蹭饭。

100天“强化”中途只回家两天

从今年9月1日起,考生小廖就“蜗居”进了朱老师的“艺考速成班”。所谓的“速成班”其实就是位于仙林大学城内的某住宅区顶层的一个套间,70平米不到的地方被隔成了两个房间一个客厅,外加一个公用的卫生间。仅可旋踵的房间里安放了四张上下铺的行军床,外加一个简易的桌子,就组成了“半路出家”的艺考生们生活的“大本营”。

小廖已经在这个伸不开手脚的“速成班”里“强化”了整整100天。“我中途就回过一次家,周末呆了两天。”马上就要“上砧板”的小廖回想起自己“半路出家”苦涩的艺考生活的时候觉得非常心酸,“本来想开小差在家里多呆几天,又突然觉得自己这两天比别人落下了很多东西,所以又急急忙忙地赶回了南京。”小廖是宿迁人,选择学画画是高二下半学期末的一次仓促决定。“像我这样的的学生,真正能实现自己上大学梦想的唯一办法只能是通过艺术考试的方式。”

小廖所在的“速成班”八名学生,只有两个是从小就一直学习美术的,“半路出家”的艺考生和“正规军”的比例严重倒挂,3:1!

8个学生每天花半小时轮流洗漱

小廖在“速成班”里的生活和平时在学校里也没什么两样。每天早晨六点半起床,八个学生灰头土脸的在单人公共卫生间里逐一梳洗完毕就占掉了半个多小时。尽着水彩或者素描老师的空当来决定先上水彩还是先上素描。中午十二点休息一个小时,晚上五点半下课。晚上的时间是“半路出家”的艺考生们的“自习课”,小廖说,为了能跟上老师的节奏,半路出家学生往往会在前一天晚上把第二天的内容给先“预习”着画上一遍,拼命的学生一直画到深夜12点。

小廖真正决定学习画画的时间加起来还没有半年。考验功底的素描就成了这些“半路出家”的学生最为老大难的问题。小廖说,在考试之前素描老师也会像普通高中的送考老师那样“押题”,往往会布置学生把老人孩子军人统统给画出来,然后把构图用笔等技巧“背书”,到了考场上万一幸运押到题的话就万事大吉。“有一年不是考了在一个中年男子手上搭着一件衣服嘛,今年老师给我们押题的人物手上就或多或少都有些东西。”

速成考生越来越多让老师担忧

一百天把一个普通类的考生“改头换面”成艺术生,这不仅是艺考生与个人意志和主观能动性的战斗,“速成班”教师的“鬼斧神工”也功不可没。但在这些速成班老师看来,半路出家的艺考生的比例越来越大才是让他们最为深切担忧的症结。“我今年被一家机构给请过去做水彩老师,有一百多个学生,”某艺考“速成班”水彩老师王明(化名)透露,其中有百分之八十都是临时决定改学艺术的,学习美术的时间最长也才半年。当然,其中也不乏真正从小就有着美术天赋的学生,4岁就开始拿油画笔。“但真正的艺术生实在是少之又少。”王明说“绝大多数都被高职院校和专科学校录取,只有极少数能够靠近本科类学校。”王明表示了他对于学生艺考热最为深切的担忧。

关键字:艺考,2010
分享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 证
· 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言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提醒:不要进行人身攻击。谢谢配合。